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今期家婆玄机彩图今晚 >
大生意人2谋势
作者:admin  日期:2019-08-09 03:37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古平原冲着张广发拱了拱手,“张大掌柜,你说蚍蜉撼树,我懂你的意思,我在你张大掌柜眼里自然是蚍蜉了,不过你说的那棵树是什么,我倒要请教。”

  曾是流犯的古平原在常四老爹的帮助下,从关外逃回了关内,为报恩,他带领驼队勇闯黑水沼,智斗王爷府的人,终于九死一生凯旋而归,却不想又一头栽进仇家王天贵的圈套里……

  “古平原!”古平原回到当铺,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叫喊,回头看过去,立时就阴了脸。原来是李钦。“是你啊,怎么寻到这儿来了?”

  李钦长长吸了口气,仿佛有些不甘心,但还是开口道:“姓古的,我问你,你方才在客栈是胡说八道吧,什么马匪,什么利箭,统统说的是假话,对不对?”

  “你蒙蒙我还行,张大叔一眼就看穿你了,这正要写文书到官府去,要告你个‘流犯逃亡私自入关’的罪名。你自己心里有数,我可听说这流犯被抓回去,要打一百杀威棒,十有八九都死在这上面,难道说你不怕死?”

  听说张广发要往衙门投书告自己,古平原咬了咬牙,心想这个人构陷于前,谋害在后,不把自己置于死地不甘心,到底和我有什么仇!

  “你别发愣了,赶紧跑吧,要是没盘缠,我这儿有二十两银子,拿去用,就当我还你的情了,从此之后,你我两清了。”说着他把手一伸,果然手上托了四个银锞子。

  古平原绷着脸,眼里放着如寒星一样的冷光,忽然一掌把银子打落,指着李钦的鼻子道:“钦少爷,你真以为丧尽天良就能心安理得过一辈子?就算老天爷容你们,我姓古的也不容!”

  李钦不自觉退了一步,不由得恼羞成怒,气急败坏道:“姓古的,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,好,反正我的话是说到了,你不怕死就在这等着,有你好受的。”

  他们在这里吵闹,从当铺里出来的客人和街上的行人,三三两两地过来围看。古平原见人越来越多,忽然有了主意,于是抬腿便走,边走边说:“张广发派你来当马前卒,我却不屑和你说,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!”

  李钦见古平原果然往“大平号”的方向走,慌了手脚,也拔腿往“大平号”追去。

  “你甭喊,我带你去!”李钦一脸怒容,前面带路,古平原紧随其后。张广发此刻已经写好了向官府告发的文书,正在封缄时,就听内院吵吵嚷嚷,他诧异地放下信封,迈步走出来一看,立时一惊。“原来是你,你可真是胆大包天,我没去找你,你倒找上门来。”

  张广发仰天打个哈哈:“姓古的,我倒真佩服你,你居然跑进关自寻死路,这就叫蚍蜉撼树自不量力,可怪不得我!”

  古平原冲着张广发拱了拱手,“张大掌柜,你说蚍蜉撼树,我懂你的意思,我在你张大掌柜眼里自然是蚍蜉了,不过你说的那棵树是什么,我倒要请教。”

  “那还用说!”李钦憋了半天了,好不容易插上一句,“你听说过京城李家么?咱们李家是京商首领,就凭你一个流犯也敢不依不饶,你凭什么?”

  “你别装神弄鬼,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把你这个流犯送到县衙了?”张广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,却又不得要领,只好把脸一沉,打算来横的。

  “到了堂上,是不是还有大刑伺候?可是古某没什么可招的。这案情简单极了,我就是私逃入关的流犯,一不打家劫舍,二不起兵造反,到时候这供状可怎么写呢?”古平原倒背着手在庭院里走了几步,走到一株石榴树下,猛一回头,急速说道,“我看不如这么说,我与京商大掌柜张广发素有仇隙,发觉其人自去年中秋之后,便来到太谷县并了一家票号,此后处心积虑,打算以晋商票号为对手,占据晋商的要害之业……”

  “住口!你,你怎么会……”张广发听得脸都绿了,扫了几个伙计一眼,“你们都出去!”等到院子里就剩下三个人,张广发这才问:“哼!你不过是个流犯,又是空口无凭,谁会信你的话?”

  “张大掌柜恐怕还不知道吧,我古平原如今在这太谷县也算是有三分名气,有人说我是神仙,有人说我是疯子,倘若再知道我是个流犯,那不晓得有多少人会涌到县衙大堂去看稀罕。我若是当众这么一说,再万一有人证实了你张广发京商大掌柜的身份,那么众口铄金积毁销骨,不管京商想在晋商的地盘做什么,保管让你寸步难行,你信不信?”

  古平原在外面那家南货铺多问了两句话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。其中虽然大半是猜的,但是半真半假,888711.com却是猜中了七八分,还真把张广发唬住了。

  “很简单,我闭嘴,你放手,彼此井水不犯河水。”古平原也无心恋战,有王天贵这么个大敌摆在眼前,他此刻真的顾不上和张广发之间的恩怨。眼下和张广发互有把柄,恰成制衡之势,其实说起来还是对自己有利,毕竟自己人单势孤,想要掀翻京商大掌柜谈何容易,再说投鼠忌器,还要顾及到常四老爹。

  张广发知道不能答应得太快,假意低头思索了一阵,这才冷笑两声,“便宜你这流犯了。”

  等古平原走了,李钦忿忿不平道:“张大叔,你平时的威风哪儿去了,就这么放他走,我李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。”

  “你还没明白?不管这姓古的是瞎蒙的还是坐实了,反正他戳的恰恰是我们眼下最弱的软肋。我们京商在山西筹备票号的事情要真是被他捅了出去,晋商难保不同仇敌忾,而我们又立足未稳,那就大糟特糟了。老爷的一番布置恐怕立时化为流水,所以只能先放过古平原。不能为了这么一个小卒,坏了整盘大局。”

上一篇:输血转造血 青山变金山——洞口县杨林镇大力发展油茶产业助力脱
下一篇:向“大生意人”学什么?